欢乐快三5万回血计划

欢乐快三基本走势图:姚洋:資管新政的得失

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減速不是中國經濟的規律造成的,完全是政策造成的。

世界浙商網訊2020-01-06 16:41:00來源:浙商智庫作者:姚洋

欢乐快三5万回血计划 www.madjus.com.cn

  “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減速不是中國經濟的規律造成的,完全是政策造成的。為什么2018年以來經濟增長減速這么厲害?沒有別的原因,就是去杠桿。去杠桿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做得太快太猛了,而且有些地方也做過了。 

  中長期來說,中國經濟基本面沒有問題。

 

 

  非常高興再次來到浙江和浙江的企業家做一次分享。上一次是今年年初的時候參加浙江高質量發展交流會。這一次和大家分享一下中國經濟轉型以及展望。

  剛才發布了浙商發展研究院作的《2020經濟趨勢“三原色”報告》。我把其中的“藍皮書”認真讀了一遍,發現浙商對明年經濟的估計是偏悲觀的,70%的企業認為明年利潤將持平或者下降,80%的企業明年不會投資或者處于觀望狀態,這是非常悲觀的預測。社會上也流行一種說法,即將過去的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,但是會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??蠢幢矍樾骰故欠淺V氐?。

 

  我今天想分享兩個方面的內容。一是如何認識近兩年經濟增長減速,因為正是經濟增長減速使得我們有了這樣一個悲觀情緒。悲觀情緒一旦上來會不斷地持續自我加強,因為一問旁邊的人會不會投資,如果旁邊的人都回答不投資,你也不會投資,而且大數來說這樣的判斷是正確的。減速是不是我們經濟增長的規律性東西?如果是規律性東西,挺過去就完了。但是我想說,這不是我們經濟增長的規律性東西,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減速不是中國經濟的規律造成的,完全是政策造成的。那么,是什么樣的政策造成了我們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減速? 

 

  二是展望未來經濟。第一個展望還是要回到政策,如果國家的政策有所調整,那么明年的經濟會比今年好。中長期來說,中國經濟一點問題都沒有,因為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沒有大問題,你可以說出很多很多小問題,但都是發展中的問題。總體而言我們國家經濟的增長態勢是好的。 

 

  如何認識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減速

  首先講一個結構性問題。很多人講中國經濟增長減速是結構性的。2016年權威人士刊文說,現在已經進入新常態,經濟增長是“L”型,既然是“L”型,還沒有見底,所以經濟增長速度還在下來。這種說法有沒有道理?我覺得有部分道理。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從2010年開始持續下降,這有背后的規律。整個中國經濟增長是在轉型,不再是以出口為推動力的經濟,消費增長占到全部增長的75%以上,從外生增長轉向內生增長。我們的需求都是國內自己創造的,一邊創造自己的需求,一邊增長,所以速度自然就慢了。

  但是,我們也不能忽視國家經濟增長的周期性因素。大家回想一下,2016年、2017年,企業是不是活得很好?我也看了浙商發展研究院給出的數據,浙商在2016年、2017年,尤其是2017年非常好,那一年的進口增速是30%多,出口也很好。出口意味著外需增加,進口大了意味著內需增加,說明你的經濟在復蘇增長。2016年、2017年經濟已經走入新一輪的增長周期。有的人說任澤平(恒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兼恒大經濟研究院院長)的預測錯了,我認為沒有錯,那個時候的預測是對的,只不過2018年政府政策改變了。 

  2016年、2017年的增長新周期是怎么來的?是因為國家政策。2016年政府開始強刺激,上一輪房價上漲就是2016年,深圳房價漲了40%~60%,有些地方翻番,比如蘇州漲幅在60%以上,就是那一輪的經濟刺激造成的。那一輪刺激有用嗎?有用,而且很快見效,大宗商品價格都上漲了。我學到的經濟學告訴我,經濟下行的時候搞供給側是沒有用的,減稅也沒有用,因為整個社會缺的是需求,不是缺供給。因為中國的需求增加了,帶動了全球經濟的增長。IMF(國際貨幣基金組織)也認為,全球2016年以來的擴張是中國造成的。中國的經濟增長占到全球經濟增長的30%,鋼鐵、煤炭、銅、鋁占到全世界產量的60%~80%,石油新增產量50%以上都是給中國的。只要中國經濟一增長,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一定上漲,因為中國的體量已經足夠大了,中國打一次噴嚏,全世界感冒。

  中國經濟增長是有周期的,只要政府愿意去刺激經濟,那么經濟就會復蘇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的刺激對不對?我認為是對的,結構調整已經基本到位,剩余產能已經去掉了,活下來的都是賺錢的。

  這是背景的材料,不能用結構性因素來解釋這兩年中國經濟增長的減速。為什么2018年以來經濟增長減速這么厲害?沒有別的原因,就是去杠桿。去杠桿的初衷是好的,但是做得太快太猛了,而且有些地方也做過了。

  資管新政的初衷

  去杠桿的初衷是要控制金融領域的風險。從2010年開始中國影子銀行發展非??燜?,互聯網金融發展非??燜?,為中小企業融資提供了非常多的便利。但是也出現了很多問題,積累了很多風險。

  去杠桿的具體內容是什么?首先就是控制銀行資金流向影子銀行。中國的資金主要是在銀行,因為老百姓愿意存錢。中國老百姓還是比較保守的,把錢存到銀行去,雖然獲得的利率不高,但是至少可以保本。所以銀行手里有很多錢,但是銀行的錢如何流向實體經濟,這是一個大的問題,在中國一直沒有解決。我們搞了那么多年的改革,但是一個改革沒有做,就是利率市場化。這些年搞影子銀行是變相把利率市場化,銀行資金通過各種渠道流向債市和股市,使得中小企業獲得融資。這樣也產生很多問題,就是多層嵌套的問題,即所謂的監管套利,用各種各樣的通道把表內資金轉移出去。這里隱藏著很多風險,因為會造成監管的盲區。這次資管新規有一個很大的內容就是銀行表外業務回歸表內,表內規??刂譜?,資本金要占到全部資產的8%,杠桿12倍,一下子把資金收縮回來了。

  第二個是資金池。所謂資金池就是把不同來源的資金捆在一起,然后再去投資。這里有一個潛在的風險,資金來源很多都是短期資金,但投的是長期項目,能一直滾下去的話沒有問題,但是一旦資金供給端產生問題,比如說供給中斷了,那你就滾不動了。這就是所謂的期限不匹配,底層資產不清,造成一些風險。通過資金池的整頓可以防范風險,但也使我們金融失去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,也就是組合風險的功能。銀行也是風險組合的結構,資金有長有短,這不就是給普通的客戶做風險的組合嗎?現在要求他們不能做風險組合了,現在要求銀行理財產品分離,成立理財子公司,理財子公司得告訴普通消費者底層資產是什么。比如說浙江要修一座橋,這個橋回收周期怎么也得十幾二十年,把這個情況告訴普通老百姓,老百姓還會去投嗎?我們這些理財產品要想很快地擴大規模就有難度。理財公司告訴你有風險,這是對的,但是想讓老百姓適應這種投資方式的話是有難度的,我們還是要想辦法讓這些理財公司有組合風險的能力。

  第三個是P2P。P2P是金融創新的一部分,按理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創新,是多中心的分散方式。但是很多P2P公司都是弄一個資金池,還有一些騙子公司,純粹就是騙錢的,把P2P公司掏空,然后跑路,所以對它們的整治是一點問題都沒有。

  第四方面,影子銀行的發展以及直接融資這塊的發展非???/strong>,但是金融秩序的確出現了紊亂。我們有很多資產發生了轉移和掏空,而且很多資產事實上都是借來的錢,這樣的人一定要打擊。

  去杠桿“誤傷”民營企業

  資管新政的初衷是好的,而且很多做法也是值得肯定的,但是做得太快太猛,超出了一開始想象的空間,結果是資金發生特大的困難,尤其是中小企業非常困難。本來去杠桿要去的是國有企業的杠桿和地方政府的杠桿,但是我們的中小企業無辜躺槍,運轉不下去,造成了經濟的下行。 

  另一方面是股市,很多企業股權質押爆倉,被國有企業收購。有些企業家還能留下一點東西,夠養老的錢,但是也有些企業家一夜之間從億萬富翁變成了赤字“負”翁。

  是不是政府的政策變了,要收割民營企業了?不是,大家仔細地研究一下習總書記兩次講話,一次是給民營企業家寫信,還有一次是開了民營企業家座談會,說到一句話,“民營企業是自家人”。這句話很有深意。國家和黨的政策沒有變化,唯一的問題就是政策出現了偏差。

  給直接融資機構一條活路

  怎么看待未來一年乃至中長期的經濟增長態勢?預見明年的經濟會發生什么是很困難的,但長期來說比較好預測。林毅夫老師曾經跟人打賭,“20年后中國經濟會超過美國,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”。我覺得用不著20年,十年之后就會超過。 

  最近有一個爭論,余永定(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)說我們要加大財政刺激的力度,要保6%,否則企業家的信心會下滑。他認為貨幣政策已經不管用了,要加大財政的刺激。另外一些人說經濟調整還沒有到位,應該在短痛和長痛當中做一個抉擇,長痛不如短痛,挺過去,我們的經濟就好了。我不贊同這種觀點。是的,我們國家的經濟是要轉型,但是不是要養一只金鵝,就要把所有母雞都殺掉,要這樣干嗎?我們中國市場足夠大,可以蓋一個雞場,再蓋一個鵝場。

  但是,財政擴張是不是好的辦法?如果不能改變資管新政,我們財政政策也不會起到作用。對比一下今年和2016年,今年我們上半年多增加的貨幣相當于2016年全年的3/4,貨幣增量非常大,而地方國債達到5萬億元,只比2016年少1萬億,但是沒有起作用,原因是資管新政切斷了地方政府投資的放大效應,也切斷了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。

  以前地方政府拿了專項債以后搞投資,用投資撬動很多社會資金,比如說委托貸款、信托。中國地方政府的信譽度在大家心目中還是比較高的,我們的城投債從來發生過違約,因為這是國家信用。以前只要是政府性投資,社會就會跟投。今年地方政府5萬億資金砸下去都不太管用,社會資金跟不上了。社會資金為什么不起作用?因為我們的銀行資金沒法傳導到實體經濟當中。我問過很多金融機構為什么不給中小企業貸款,很簡單,風險高,而且量又很小。所以原本是中小銀行、直接融資機構主要在給中小企業貸款,現在直接融資基本上沒有了,中小銀行也沒有錢了。中小銀行里面存在一個期限錯配問題。中小銀行借的都是短期資金,貸的是一年以上的長期資金。如果真正滾動起來就沒有問題,但因為“包商銀行事件”把資金的供給方給切斷了,出現了巨大問題。 

  我在這里呼吁政策制定部門,明年一定要做一些調整,恢復中小銀行信譽度,我們也要改變資管新政,要解決銀行資金流向直接融資機構和期限錯配問題,另外也要考慮,不能把偏好高風險的直接融資機構都打死了,因為他們是給中小企業融資的主體。 

 

  中國大部分資金是在銀行體系,如果不能找到一條路讓銀行體系的資金流到直接融資去,那么就會出現一種情況,一方面,資金擁堵在銀行體系,另一方面是企業拿不到資金;一方面我們的資金很便宜,但是另一方面對于我們中小企業來說資金又極其昂貴。顯然,我們的金融體系出現大問題了。 

 

  如果我們的政府能做這些調整,那么明年經濟復蘇是大概率的事情。 

 

  政策一旦回調,經濟就會重回正軌

  我對中國中長期的經濟增長是非常有信心的,因為中國的基本面沒有問題。 

 

  說實話,中國的產品在世界上已經打遍天下無敵手。我覺得我們要有耐心,不要著急。中國的儲蓄率仍然非常高,研發投入非常大,占GDP的總量是2.2%,超過了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。我們做得不好嗎?我們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擁有聯合國全部產業目錄的國家,我們的企業都在轉型升級,都做得非常好。中國有巨大的市場。中國有多大呢?廣東省的經濟總量單獨拿出來,在世界國家排名當中第14位,山東也是第14位,浙江應該是第16或者17位。按照這個趨勢再增長十年,廣東和山東成為世界十大經濟體之一一點問題都沒有,浙江能進入前15。我們有巨大的市場,一點都不用擔心。但是我們還是要適應低速增長,不可能回到增長8%~9%的狀態。這也是其他國家發生的事情,比如說日本在70年代以前平均增長速度在9%以上,60年代是10%,但是70年代、80年代掉到了3%,90年代之后是零。中國是巨型經濟體,還有很多地方發展速度可以很快,未來五到十年能保持5%~6%的增長速度已經相當不錯了,我們現在是14萬億美元的體量,5%就是7000億美元,這是一個中型國家的規模。每年產生一個中型國家,這已經很好了,沒有必要著急。 

 

  總結一下,短期來說中國經濟有難度,這個難度不是因為中國經濟本身造成的,而是因為政策調整造成的,政策一旦回調,中國經濟就會回歸到正常的軌道上來。長期來說,中國發展沒有非常大的問題,十年之內中國成為中國第一大經濟體一點問題都沒有。 

 

  (姚洋,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。本文根據姚洋12月20日在“志懷與遠見——2019(第十二屆)《浙商》年會”上的發言整理)

浙商傳媒運營   備案號:浙ICP備05021105號-2   客服熱線:0571-85310626